聖女小德肋撒 (傳教區主保)

 
   

  翻開教會10月1日的日曆你會看到聖女小德蘭(即德肋撒)貞女聖師傳教主保,貞女、聖師、傳教主保這是多麼耀眼的頭銜呀!聖女法國人,1873年,教宗比約十一世宣佈德蘭為真福。兩年後1925年榮列聖品。1927年,教宗欽定為傳教主保。聖女德蘭是渺小人物的典型代表。外表看來她只是一個普通修女,一生行動沒有奇特出眾之處。她只是小事情上,日常生活上,處處翕合主旨,只是盡好自己的本分,人人都可成聖。這就是德蘭成聖的特點。

 


  

附:聖女小德蘭生平 摘自:《聖徒列傳》

聖女裡修聖德蘭是加美樂聖衣會的一位年輕修女。在外表上看來,她和千千萬萬其他修士修女沒有顯著的分別。這位聖女的敬禮,普遍流行,確是近代聖教史上不平凡的事。聖女裡修德蘭(一稱小德蘭)的父親路易瑪定是鐘錶匠,生有五女,德蘭最幼,蘭生於一八七三年一月二日,自幼聰慧異常。有一次她的姊姊隆尼拿了幾件玩具讓兩個妹妹德蘭和西利選擇。西利選了一根絲帶,德蘭說:“我全部都要。”她後來自述道:“我全部都要”這句話是我一生生活中的準繩,我後來年紀長大了,對天主說:“我全部都要,我不願意做一個百分之五十的聖人。

一八七七年,慈母去世。德蘭的父親帶了兒女遷居裡修。姊姊寶蓮負起母親的責任,悉心教養幾個妹妹。冬日晝短夜長,寶蓮每晚念聖書給妹妹聽,灌輸聖德的知識給她們。德蘭九歲那一年,寶蓮棄俗修道,入了裡修的聖衣會。不久,德蘭也將要步姊姊的後塵,獻身事主。

德蘭的聖德,一天比一天進展。有一天,她拿一角錢給一個跛足的秘丐,那秘丐對德蘭微笑,不肯收下,大踏步向前走。,父親給她一塊蛋糕送給那個可憐的乞丐,可是她生性怕羞,沒有勇氣追上去。她很後悔,遂立下決心,說道:“到我初領聖體那天,我決不忘記為這個可憐的人祈禱,求上主特別寵佑他。”

德蘭十四歲那年,她的另一位姊姊瑪麗,也入了裡修的聖衣會。就在那一年聖誕夜,德蘭遭遇了一場精神考驗。在她的自傳裡,這樣寫道:“在這個神聖的晚上,溫柔的嬰孩耶穌,使我黑暗的靈魂充滿了光明。為了愛我的緣故,耶穌烴成軟弱,渺小的嬰孩。他的軟弱,他的渺小,使我成為堅強的人。他把自己的武器送給我,使我逐漸強大起來,成了一個‘巨人’”。
第二年,德蘭告訴父親,她已經決定,隨兩位姊姊,入聖衣會修道。父親對這計畫表示同意,可是修會當局和當地主教,因為德蘭尚未到聖教法定的年齡,暫時不接受她的修道申請。

幾個月以後,德蘭跟隨她父親參加法國教友去羅馬朝聖團。那一年是教宗良十三世晉鐸五十年金慶紀念。覲謁教宗時,大家魚貫跪在教宗面前領受祝福。德蘭打破一般覲謁者保守靜默的慣例,大膽對教宗說:“為了紀念您的金慶起見,請您破例准許一個十五歲的小女孩入加美樂聖衣會。”教宗看見這個天真少女的神情和態度,非常感動,但是認為這件事應由當地主教決定,就安慰德蘭說:“假如天主的聖意要你入聖衣會,你的計畫一定會實現。”同年年底,胡國年主教批准了她的入會申請。下一年(一八八八年)四月九日,德蘭正式加入裡修聖衣會。初學導師對這位少女的印象如下:“德蘭入院那一天起,全體修女對她的舉止態度覺得驚奇;她的一舉一動,不像一個普通的十五歲少女。

德蘭初學期間,耶穌會畢勳神父到裡修修院領導退省神工,他後來追述當時的情形道:“輔導這位少女,一點也不費力,天主聖神在領導她,我根本不需要向她提出什麼警告。在這次退省神工中,我觀察到德蘭神修生活所受的種種考驗。”

德蘭非常愛好閱讀聖經,她也愛誦念教會禮儀所定的各種經文。輪她唱集禱經時,她常有這種思想:“這些經文,是神父做彌撒時念的,如今我在耶穌聖體前,也能高聲朗誦。在晨禱經裡,我也能唱念神父在彌撒中所念的福音經。”

一八八九年,德蘭的父親神經麻痹,送入病院,三年後逝世。這為德蘭和她的兩位姊姊確是很大的打擊。可是聖女寫道:“父親三年的疾病,在靈魂方面,給予我最豐富的收穫。就是拿最甘飴的‘神魂超拔’來交換,我也不肯呢。”

一八九零年九月八日,德蘭發聖願。在發願前寫信給長姊寶蓮道:“耶穌問我喜歡走那一條路?喜歡到什麼地方去?我的答覆是:我只有一個願望,抵達‘愛’的山嶺的最小以高峰。於是我的救主帶我到一條地道,那裡不冷也不熱,那裡沒有陽光,沒有風雨,那是一個隧道。我在那裡看見一道一半遮掩的光,這道光是耶穌的聖目發射出來的……我渴望獲得聖女依搦斯的榮冠,假如不能用鮮血為代價的話,至少用愛為代價,獲取這個榮冠。”

為司鐸們祈禱,是聖衣會修女主要本分之一。這本分,德蘭每天都盡好。她不斷為神職班祈禱,因為她知道神職班需要我們的祈禱。聖女的身體很瘦弱,可是聖衣會所規定的一切苦行,她都踴躍去做。她的自傳裡,有這樣一段記載:“我初入修院時,對若干苦行,感到不大習慣。可是我好像看見吾主耶穌懇切地,要求我作這些犧牲,我的勇敢就來了。”

聖女很怕冷,裡修聖衣會修院,冬日酷寒,對她確是一個大苦;這苦,德蘭很高興地忍受著,別人一點也不知道,直到她臨終時,方才透露出來。聖女非但高興受苦,而且求天主賞賜她多吃些苦。她常常這樣祈禱:“耶穌,求您賞賜我心靈受苦,身體受苦,最她心靈身體同時受苦。我已到達了不能受苦的程度,因為一切痛苦為我都是甘飴的。”

德蘭奉院長的命,將一生的靈修經驗,紀錄下來,作成自傳。這自傳是靈修書籍中不可多得的傑作,內容非常精彩,把聖女的靈修經驗,詳細分析,介紹給眾人,供我們作參考,供我們模仿。

聖女對祈禱的看法如下:“所謂祈禱,就是將自己的心靈高舉,歸向天主,在痛苦和喜樂中,發出感恩之心,發出孝愛之心。總括一句話,祈禱是一件神聖的、超性的行為。它使我們的心靈與天主結合……我祈禱時,就好像一個不識字的孩子,把我所需要的事,坦白地告訴吾主耶穌,他明白我的心事。”

德蘭戰勝魔鬼的方法是:“每一次我的敵人向我挑戰,我立刻拿出勇氣,回過頭來,向我主呼援,並立誓向他效忠,甘願為他流血。”
聖女自傳的最後一章對天主的聖愛分析得非常透徹:“我求您垂視世界上千千萬萬的‘小靈魂’,我求您挑選一大批靈魂作您聖愛的犧牲。”德蘭也認為自己就是“小靈魂”之一:“我是一個小靈魂,我只能奉獻渺小的事給我主。”
一八九三年,德蘭被任為初學導師的助理員。事實上,她負有初學導師的全部責任。所缺的,就是初學導師的名義而已。她對輔導初學修女所獲的經驗如下:“表面上看來,為別人的靈魂服務,引導別人愛慕天主,依照我們個人的理想,似乎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可是一理實行起來,就知道:要引導別人作善事,單憑個人的工作和努力是不夠的,非有天主的援助不可。”那時,德蘭還只有二十歲。
一八九四年,德蘭的老父路易瑪定去世。平日照顧瑪定的是德蘭的姊姊茜蓮。父親死了以後,茜蓮也入裡修修院。姊妹四人,都在聖衣會修道,堪稱佳話。

十八個月以後,建定聖體瞻禮的晚上,德蘭好像聽見遠處有聲音傳出,報告她耶穌快要來了。就從那一天起,她口部患病,情勢一天比一天嚴重。德蘭本來想到越南聖衣會修院工作,可是由於疾病的關係,這計畫不能不打消。這場疾病,歷時十八個月之久。德蘭除了身體的痛苦以外,靈魂方面,也飽受考驗。就在那一段時期內,她發表了三件著名的預言:“我獻給仁慈的天主的,只有‘愛’。天主一定以愛還愛,用他的聖愛來報答我”“我死了以後,將要撒下玫瑰的雨。我到了天堂,一定為世界上的人服務。”“我的‘小方法’是:在靈性方面,作一個小孩一心依靠天主,將自己全部奉獻給天主。”

一八九七年六月,德蘭病重。八月十六日起已不能領聖體,九月三十日安逝。

小德蘭死後,所顯的靈跡,指不勝屈。對她的敬禮很快地傳遍普世各地。一九二三年,教宗碧嶽十一世宣佈德蘭為真福。二年後(一九二五年)教宗宣佈德蘭榮列聖品。一九二七年,教廷欽定聖女為傳教主保。

聖女德蘭是渺小人物的典型代表。外表上看來,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少女。她的一生,她的行為,絲毫沒有奇特出眾的地方。可是就是這樣一位渺小人物,成為二十世紀最受人尊重的聖女。這對我們一般人,是多麼大的鼓勵。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聖人,我們不必作什麼驚天動地的偉業。我們不必作偉人,只要在小事情上,在日常生活上,處處翕合天主的聖意;只要盡好每日的本分,人人都有成為聖人的可能。聖女德蘭道:“仁慈的天主絕對不叫我們作不可能的事。我雖然是一個渺小的人物,我有志走聖德的道路,我決定找出一條通達天國的新路。這是一條捷徑,走起來毫不費力。我太渺小了,我沒有能力沿著那條窄狹難行的聖德道路,一級一級走上去。我決定找一條捷徑,毫不費力地抵達耶穌的宮殿。我打定了主意,就在聖經上找這條捷徑;在聖經上,我讀到這幾句話:‘誰是渺小的,讓他到我這兒來’。(依66:13)